网秦首页 > 新闻发布
<< 返回网秦新闻

2017年11月02日 11:09 来源:飞象网

飞象网讯(王鹏/文)当下,汽车界最为热门的关键词无疑是“智能网联汽车”,而其互联网与传统车企的技术融合更是行业发展的焦点问题之一。在由盖世汽车网、网秦、凌动未来共同举办的《技术驱动汽车未来-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创新与融合》研讨会上,传统汽车企业、一级供应商、科技型公司与业内专家从各自所处领域的特点和需求围绕技术融合创新进行了谈讨。

跨界合作成主流 传统厂商与互联网企业优势互补

中国政府此前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已经明确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以及智能网联汽车”列为十大重点发展领域之一,而据中国产业信息网预测,至2020 年智能网联汽车市场的规模可达到1000 亿元以上。面对这一庞大的市场“蛋糕”,车企、互联网企业、资本争相涌入。

在经历了机械时代、电子时代和软件时代之后,智能网联汽车已经成为汽车产业变革的一个必然趋势。清华大学教授王建强认为,智能网联汽车是新科技革命的带动下,汽车转型升级和未来社会生态建设的必然选择,正引发全球汽车产业的新一轮的角逐。而总结各国的发展经验来看,除了国家顶层设计之外,还需要企业的跨界合作,因为智能网联汽车技术涉及很多领域,机械、电子、控制、信息、通讯等等。

事实上,企业的跨界合作正在如火如荼展开。10月25日,威马汽车与驾驶辅助系统供应商Mobileye签署合作备忘录,威马汽车旗下首款量产产品将采用Mobileye提供的具备ADAS主动安全预警提示功能的配置,双方今后将在智慧交通及智能驾驶领域开展深度合作。而在此前,已有多家企业展开合作:上汽携手阿里巴巴开发互联网汽车;车和家与华晨汽车集团合作研制智能家庭汽车;广汽集团与腾讯联手发力多个汽车智能领域;华为牵手东风集团剑指“智慧汽车”。此外,各大创投资本、股权私募也争相入场,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正以产业联姻、跨界融合的态势快速发展。

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一方面,汽车产业本身是一个具有高度专业性的特殊制造产业,上下游还有着极长的产业链条,有很高的先天门槛。另一方面,新兴互联网企业以“野蛮人”的形态叩开传统车企的大门,刮起了一场“互联网造车”风暴,传统汽车厂商感受到威胁和冲击,同时也进行着内部的变革。

作为整车制造的绝对控制者,传统汽车厂商有着绝对的优势。汽车作为有着极长的产业链条、高度专业性和技术特征的制造产业,还有着许多互联网公司难以逾越的障碍。同时,不得不承认,新兴科技型企业对于用户体验、应用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经过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积累,科技型企业对于用户的需求把握可以做到极致。传统汽车厂商想要重新组建团队、将整车制造过程中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到互联网化的产品、应用中去,并不具备优势。所以它们迫切需要可靠的合作伙伴来帮助自己整合相关的下游产业链,特别是智能网联汽车软实力的系统软硬件集成能力。

凌动未来赋能传统厂商向智能网联汽车转型

当今的汽车,具有相当于20部个人电脑的计算能力,内部运行着大约100万行的代码,每小时处理着多至25G的数据。新功能曾经意味着增加新的硬件,如今则意味着需要新的软件支持。软件开发能力已经变为衡量汽车行业公司的一项重要指标,但目前却不是整车厂商和一级供应商的优势,以凌动未来为代表的智能网联汽车系统集成商则能够帮助传统汽车厂商应用最先进的技术、产品、应用。

图:活动现场凌动未来集成系统平台演示

凌动未来中国区首席软件架构师陈品勋认为,软件接替了硬件在车辆设计竞争中的位置,整车厂的需求在于不断增加的功能、复杂的供应链(从全球的复杂供应链优化到本土制造个性化定制)、车辆高度个性化。

盖世汽车总裁周晓莺也认为,汽车变得越来越开放,变成多学科、多硬件、软件相结合的载体,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交通运输工具,而且越来越多人工智能在向汽车领域进行渗透,包括大量的数据、图象识别和一些新的突破等。

据凌动未来高级市场总监兼高级产品经理郭安祺在研讨会上介绍,凌动的智能车载系统是一个集车辆各电子系统为一体的多功能互联网平台。该平台可将车辆多项功能诸如汽车仪表盘、中控、抬头显示、V2V、ADAS等,整合进一个单一的硬件里,来进行控制,而不再需要重叠的系统,大大提升了车载平台的集成度,并可以即装即用。

凌动未来的高级市场总监兼高级产品经理郭安祺

为兼容支持更多的设备接入,凌动在车载电脑的一侧预留了非常多的车规级的接口,让各个车厂可以针对不同车型的需求在功能上进行增减,实现产品差异化的同时,快速开发新车型。

对于未来的智能网联汽车,像凌动这样,可以通过一个车载电脑,将几乎所有的系统集成在一起,固然是行业的一种趋势,但由这种高度集成的设计思路带来的安全问题,也不容忽视,尤其是网络安全。

对此,郭安祺表示,凌动的车载电脑从硬件防护、软件控制、OTA升级三大方面对系统安全进行了管控。首先,硬件部分,凌动会在系统内部做尽可能多的隔离,并设计一个白名单程序,明确什么样的设备是合法的,什么样的信息可以被允许传到车身总线,以保证整个执行环境的高安全性。其次,软件部分,凌动采用了系统虚拟化的方案,会使用一些‘容器’概念,保证子系统之间相互不影响,一个出现问题,其他的硬件还能正常运行。最后,OTA安全方面,主要发生在车辆系统升级过程中,也会有相应的风控手段。

对于如何推动智能网联汽车技术的发展,清华大学教授王建强认为,除了顶层设计外,就是要建立跨界协同的创新体系,其中重要一点是可以在多功能集成的新型智能车载终端上实现我们自主的突破和应用。凌动的智能车载系统无疑就是这样能集成的智能车载终端。

资料显示,凌动未来前身是一家芬兰汽车软件与硬件集成方案提供商,致力于智能车载平台的研发与设计。2015年,纽交所上市公司网秦战略投资凌动,并帮助凌动进入国内市场,而网秦也凭借对凌动的投资,顺利布局智能汽车产业。

网秦方面对投身智能汽车领域充满信心,“我们虽然不造车,但我们将利用相关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建立强强联合的合作伙伴关系,与整个智能汽车生态圈的厂商共同协作,携手打造更加智能的移动服务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