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秦首页 > 新闻发布
<< 返回网秦新闻

2016年11月01日 16:45 来源:杨军

郝堂村小学,乡村教育如何可持续发展?

导语:在少年派iPad漂流活动开始不久后,就收到了来自河南信阳郝堂村小学的申请。经过沟通与实地考察,少年派助学计划的黄秀峰老师带着少年派课程与iPad来到了这个美丽的乡村。

               

                 学生正在用少年派ipad弹《歌声与微笑》 


引言:

郝堂村全国知名,五年前,当地政府聘请三农问题专家李昌平先生来这里设计新农村建设;三年前,郝堂村被住建部列入全国第一批12个“美丽宜居村庄示范”名单,被农业部确定为全国“美丽乡村”首批创建试点乡村。

旅游业推动了郝堂经济恢复,经济发展进一步带动基础建设。原来破败的村小翻然一新,学生回流,由原来60多人增加到200左右。在普遍萎缩的村小教育中,这可说是奇迹。这也给人启示,乡村学校建设如何与新农村社区发展相结合。

 

校长和她的儿童节

六一儿童节这天,郝堂村小学校长杨文平不停在几个角色之间转换。

头天晚上,记者刚到不久,她就带着一位人大的社会学学者和她的研究生一起聊天到深夜。半夜回去,要和老师一起准备节日视频。第二天早上,记者再见到她时,她正忙着为参加节目的学生化妆。下午,杨文平要为本次节日的合作学校信阳三小的孩子担任食育课老师,教孩子做馒头(这是近几年除种植茶艺外,学校开展最好的特色课程)。和其他老师一样,在这所村小,除了照常上课,她必须负担许多杂务。晚上,还要备课,解决一些后勤问题。一天下来,几乎没有空闲。

这个儿童节,给她最大的快乐是,没请一个家长,来观看节目的家长比预计的多了几倍,将村礼堂挤得水泄不通。这说明家长在内心深处是非常在意我们的,杨文平对记者说。

 

老师们 

    和大多数老师不同,杨文平外表随和,但内心热烈。她有个习惯,随身带录音笔,记录和别人交谈想法。她喜欢和不同行业的人聊天。在后来的采访中,她甚至还请记者和她的每位老师聊一聊,然后反馈给她。在她看来,总有不同的视角对教育带来触发,她称之为“碰撞”。

    要描述这种“碰撞”,是本文最大的困难之一。

    对老师的成长,杨文平也从不过分注入自己的主观意见。她的一句口头禅:找别人缺点不如找他的优点。还有一句,老师要首先是不拒绝成长的人。她还记得刚来时,老师们闹矛盾,拉小帮派,那种挫败感。渐渐地,她学会去发现他们的优点,用其所长。

没有人是完美的。一个人哪方面做好,就放手让他做。最重要地,尊重每个人探索教育的方式和自我成长的路径。张伟老师的踏实肯干,张叶的组织能力,李英的主持和协调能力,杜娅的教研能力……这几年虽然来回走了几十人,但杨文平觉得,留下的都足以担当重任。

 

乡村社区家长学校

马文强来学校才不到一年。严格说,他只是通过公益机构进来的实习老师。除了即将退休的张老师,马文强算是这里唯一的“本地老师”,他家就在隔壁村。

60多岁的张老师过了今年就将退休。学校要做种植课程,他义不容辞地承担下来,负责土地和菜园日常维护。从在老村小念书、教书,直到退休,他在这里已待了大半辈子。看着学生们长大、离开又返乡,他的心理是复杂的。他现在想,

郝堂村,所谓家长学校,绝不仅仅是组织家长开开家长会,建立家校沟通机制那么简单,在这个基础上,杨文平认为更重要地是让家长让社区真正参与到教育中。所以,种植课,她邀请家长参与进来。做茶艺课、环保课,把学校教育和当地经济发展结合,都需要社区的力量杨文平甚至还有个想法,就是现在闲置的郝堂村图书馆(原来由学校代管,后苦于人手不足,放弃了),又何尝不可以培训本村的乡民来管理呢?

 “在农村,我们的孩子培养出来,至少首先是对家乡有感情的,不论他以后从事什么职业。”而家长和社区的影响,实际是对孩子将来的人生规划职业规划最重要的影响。

没有足够的师资和高级的教学设施设备,但是,有这样的社区和人情,恰恰是农村教育最大优势。杨文平补充道。

 

孩子的游戏

在郝堂村小学转几天,印象最深的必然是孩子们的游戏。只要一有时间,他们就在各个角落里玩着这些游戏。在阳光下玩得汗流浃背,直到上课铃响最后一刻。

和孩子们开心的游戏不同,老师们会担心教学成绩。因各种问题,郝堂村小学的孩子成绩并不理想,厌学突出。如李英老师,她发现自己在原来学校驾轻就熟的一套教学法(如划重难点)在这里毫无用武之地。另一方面,学生成绩两极分化严重。从幼儿园转入小学的杜娅老师可能感受尤为明显。很长一段时间,她无法适应。为什么这些孩子在课外如此活泼,到了课堂却暮气沉沉,不论她用多少有趣的教学法。

渐渐地,她或许明白一点,教学不是她要去适应孩子或孩子要适应她,而是她要去融入一个世界的问题。从孩子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很多城市老师到这里的第一感觉就是,孩子对自然、植物动物的认识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同样的,他们对书本知识的感受就不一样,他们接受知识的方式也会有所不同。这是采访中高老师提出的问题。

 

信息技术的介入

赵志雄来自友诚基金会,在郝小同时做教师能力提升(由郝堂村志愿者协作中心引进的项目)。赵老师的很多想法逐渐通过教研活动、教师俱乐部影响其他老师。现在,杜娅老师开始尝试研究国内正在兴起的全课程。在这种课程理念中,教室、社区、自然,课堂课外活动,及原来分科的学科知识都被作为一个整体引入到教学中……

“少年派”助学项目的黄秀峰也曾带着类似的问题来到这个学校(作为马文强的培训老师)。这个项目的初衷是通过在农村学校引入iPad,利用最新的教育技术补足农村信息教育科学教育等。但很快,他们意识到纯粹教育技术的局限,而更重要是如何把当地的社会文化与新的教育技术结合起来。这就是所谓iPad课程。

在这个课程中,学生完成初期的硬件软件学习后,尝试利用这个系统来完成系列探索任务。现在,他们初步把这些课程分成技术、能力和艺术三个层面。在郝堂村,结合当地新农村建设,他们初步做了一些“美丽乡村”课程,引导学生通过绘画、拍照、采访等方法来表达对家乡的认知。如家庭树绘画、家人职业调查、家乡建筑认识等等。在这次六一节中,利用iPad拍摄纪录片、摄影也成为其中必备环节。

“我们的一个想法是引导孩子重新认识身边那些熟视无睹的事物。”黄秀峰对记者说。去年还在云南做项目时,他就有种感觉,乡村孩子对很多事物的认识还是抽象的,即使他们有着浓烈的兴趣,比如家庭、摄影、职业、电脑、科学。因为教育太局限于书本了,反而让孩子失去了将经验转化为作品的能力。现在很多人担心,孩子过早接触电子产品是否不好,黄秀峰的想法则是,看老师怎么去引导他们转化。换言之,即所谓iPad课程的艺术层次。对已学到的东西,观察得到的经验,孩子能否转化为作品的表达。

黄秀峰的这些想法源于他先前的学习和生活经验。他大学学信息技术专业,才毕业两年。从小学到大学,成绩一直中等偏上。但渐渐地,他发现,不论自己多么努力,都赶不上身边的同学。很大程度上,这不是智力决定的,而是学习方式。

从乡村出来,他从小的学习方式就被灌输为听老师的话,老师给一个任务他也能完成得很好,但是缺了主动探索的意识“如果有的话,那也是小时候贪玩。比如做一把木剑。”他对记者说。正是这些想法不断缠绕他,他把工作目标定在乡村发展和教育培训这两个领域。参与iPad课程开发,让他一步步清晰起来,对自己能力有了新的认识。